返回

我穿越成了反派女配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六章 初吻没了
    薛念念呆愣在原地,商元瀚刚才说的最后的那三个字就像是夏天里一群蚊子围绕在你的周围一样,而且是那种一直重复着说你不要脸的蚊子。
    真是搞笑了,薛念念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说不要脸,而且还是被一个炮灰男三说的。
    忍不了,这真的忍不了。
    薛念念的手紧紧的握成一个拳头,转过头去眼睛死死的盯着商元瀚的身影。
    老娘不是反派女配吗?那今日就好好的站稳这个人设,让这一根筋的蠢蛋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不要脸。
    薛念念大步流星的走向商元瀚,正好一侍女手里端着茶杯准备给皇后司晴奉茶,她直接拿起茶杯咕咚咕咚的喝下去几大口,但是没有咽下去全部都存在了嘴里。
    她的眼神带着满满的杀气,快步的追上了商元瀚之后,重重的拍打了一下他的肩膀。
    商元瀚吃痛的弯下腰,转过身就看到了薛念念鼓着腮帮子站在自己面前。
    “你是不是疯了?竟然敢拍本太子的肩膀?”
    薛念念本来是想再把水喷到他的脸上,但是在她准备上前一步的时候无奈脚下一滑整个人便不受控制的向前倒去。而这个时候商元瀚是刚刚直起身他也没有站稳,便被眼前的人带着往后仰。
    摔在地上的一瞬间,二人的嘴唇碰在了一起,而薛念念因为紧张把嘴里的水顺着身下那人的嘴给喂了进去,商元瀚也莫名其妙的就咽下了嘴里那带着温度的水。
    周围的众人都被这一幕给震惊到了,一时之间众人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眼睛死死的放在躺在地上的二人身上。
    司晴知道薛念念很喜欢商元瀚,但是在车上的时候她也说了她对商元瀚已经没了之前的那份心思,可是眼前的现实和她之前说的话确实是矛盾了。
    她用手帕捂着嘴偷笑着,周围的人见皇后笑了也跟着笑了起来。
    随着笑声越来越大,把躺在地上的二人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他们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看着彼此,薛念念甚至都能够听到商元瀚吞咽的声音。
    天哪,来一道雷劈死她吧!
    她守身如玉二十六年为的就是把自己的初吻给未来的老公,但是没想到却被这个书中的人给夺走了,而且他也不是什么主角只是个炮灰啊!
    薛念念从商元瀚的身上慢慢的爬起来,一边擦着嘴一边流着眼泪,她哭的很伤心也很可怜,让周围的人的笑声慢慢的停了下来。
    众人见她这副样子竟然对她有些心疼,觉得是商元瀚占了她的便宜。
    不管薛念念之前是一个多么嚣张跋扈的人,但是她总归是个未出阁的女子,而且还是将军府家的大小姐,今日这事怎么来说也都是她吃亏了。
    商元瀚见薛念念哭成这个样子心里顿时觉得十分的无语,明明是她往自己身上的扑的,现在怎么搞的跟自己非礼了她一样。
    “薛念念,你哭什么啊?是你自己冲撞了本太子,本太子还没有跟你算账,你倒是先哭起来了?”
    被他这么一说,薛念念哭的更伤心了,她一屁股坐在地上捂着脸痛哭了起来。
    商元瀚被她这么一弄也不知道谁对谁错了,他是最受不了女子哭的。
    “你你别哭了,是你自己冲过来的,不管本太子的事啊,真的要说的话这事还是本太子吃亏了。”
    “哇——”
    “不是,你这你怎么又哭的这么大声啊!你好歹也是将军府的嫡女,在这么多人面前哭成这样成何体统啊,你要不要”脸。
    商元瀚最后一个字差点就直接脱口而出了,幸好他及时收住要不然这薛念念又要哭的很大声了。
    他对于这种哄人的事情实在是没辙,只好转过头去看向司晴想向自己的母后求助。
    司晴见商元瀚因为薛念念而头疼的模样就觉得好笑,这是她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见商元瀚对于薛念念除了嫌弃和不耐烦的表情之外的其他的表情。
    她心里还是希望这两个人能够顺理成章的成亲的,于私是因为薛舫的手里紧握重兵,而且深受百姓的爱戴,如果薛家能够辅佐商元瀚的话,那商元瀚之后就可以坐稳太子之位了。
    于公是因为薛念念是真心喜欢商元瀚的,所以他二人要是在一起了也算是成了一桩美事。
    只不过最关键的还是在于商元瀚,他要是不同意的话那这事就有些难办了。
    见商元瀚转过头来向她求助,司晴连忙转个身子装作欣赏风景,无视了商元瀚投过来求救的眼神。
    商元瀚对于司晴无视他的做法早已经习惯了,别的事情不说,可是这薛念念是她带来的吧,她就这样不管不顾了?
    “喂,本太子再给你说最后一遍,你别哭了,你要是再哭本太子就把你丢在这里。我告诉你,这是在山林里夜间会有野兽出没的,你要是不想被野兽叼走你就别哭了。”
    薛念念在心里都快把商元瀚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了,自己都已经哭成了这个样子,你怎么来说都要安慰一句来说句好听的吧。
    他又不是直男,对着薛雪莲的时候什么好听的话都能说出来,怎么对着自己除了要挟就是恐吓呢?
    薛念念微微抬起头用着泪眼婆娑的眼睛看了商元瀚一眼,商元瀚以为自己的办法有效了刚想开口说话的时候就被她一把推开,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
    “滚开啊,有你这么安慰人的吗?你个一根筋的蠢蛋!”
    说完这句话之后,薛念念便直接跑开了。
    商元瀚呆愣在原地,一脸茫然的样子看向薛念念,大声吼道“你才有病吧,本太子好心好意安慰你,你不领情也就罢了居然还敢推本太子,真是的。”
    他一边抱怨着一边从地上起来,转身看向司晴的时候本以为会得到安慰,但是没想到只得到来自母后的一个白眼。
    “母后,儿臣”
    “海月,本宫累了,扶本宫去马车上休息。”
    司晴再一次选择无视商元瀚,直接越过他走向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