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穿越成了反派女配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三章 脸上的粉撒了一身
    商元瀚在看到薛念念那一眼之后脸上的表情时难以掩饰的嫌弃,他实在是想不明白怎么能有人把这种衣服穿在身上,而且还能够穿出来,这也太丑了。
    之前他仅仅以为薛念念是无礼无才无德,现在看来连正常的审美都没有了。平时穿的还算可以,怎么今日穿成了一朵牡丹花精?
    除了衣服之外,薛念念脸上的妆也实在是不能忍。
    眉毛化的就比头发丝粗一点,底妆打的白的跟粉刷过的墙一样,还有脸红的跟猴屁股一样,眼睛上是一抹绿,嘴唇红到发黑,估计小孩子看见了她都要哭着找娘亲。
    司晴见她这副模样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念念,你今日怎么穿成这个样子就出来了。”
    薛念念见他们都是一副嫌弃的表情时不由得暗自欣喜,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今日是皇后娘娘去寿佛寺礼拜,按理说要穿的素一些,打扮的也不能过于的隆重。为了让皇后对她心生不满,薛念念这才挑了颜色最鲜艳的衣服,将脸上化的是最浓的妆,头上戴的是各种各样的贵重钗子,还有那手上琳琅满目的啥都有。
    她就不信了,皇后见她这副样子还能够容得下她和商元瀚的婚事。
    “娘娘,臣女不知道礼拜需要准备些什么,想着是个好日子所以穿的喜庆了些。”
    司晴身后的阿琅见她这副模样实在是忍不住笑出声音来,海月转过身瞪她一眼,她这才收敛起来。
    “额,礼拜确实是个好日子,不过咱们要去的是寿佛寺,还是素一些比较好,你这打扮确实有些过了头。”
    “臣女从来没有去过寿佛寺,对这些不太懂,看来这一次是臣女大意了。”
    商元瀚实在是忍受不了了,走到司晴面前说道“母后,咱们真的要带她去礼拜吗?佛祖要是见了她,估计还以为是天上的什么畜生跑了下来到人间成了妖怪呢!”
    “瀚儿,不得无礼。”
    “皇后娘娘,这确实是臣女做错了,太子殿下说臣女也是应该的。”
    薛念念表现的十分的恭敬,她只想退婚还不想惹恼了这两位大神。而且只要她表现的好,说不定在退婚的时候皇后心疼她,会多给她一点赏赐。
    “你少在这里惺惺作态了,谁知道你前日入宫和母后说了些什么,竟然能劝动母后带你去礼拜。像你这样的女人到寿佛寺只会打扰佛门清净,连最基本的常识都不懂,还跟着去做什么?”
    薛念念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的让自己保持冷静,她不想和商元瀚动嘴是因为她这一次的主要目的是皇后。而且,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炮灰而已,显摆什么显摆?
    “不是念念非要跟着去的,是本宫让她去的。”
    司晴替薛念念开了口,说“瀚儿,本宫今日为何带着念念出来随我们一起礼拜你心里应该清楚,不需要让本宫在这么多人面前再说一次吧。”
    一听这话,商元瀚顿时就老实了,瞪了薛念念一眼之后便离开了。
    司晴在海月的搀扶下上了马车,薛念念在后面乖乖的等待着。
    海月在转身的一瞬间看见了薛念念的那张脸之后被吓了一大跳,薛念念很明显能都感受到她身子的一颤。
    “哎呦。”
    “怎么了?”司晴问道。
    “回皇后娘娘的话,奴婢没事,让娘娘受惊了。”
    薛念念伸手扶了她一下,然后给了她一个安慰的微笑,可是这个微笑在她脸上并不能够给别人安慰,甚至会成为别人的噩梦。
    薛念念和皇后司晴共同乘坐一辆马车,因为她在脸上弄了很多的粉,所以马车没晃动一下她脸上的粉就掉一些。
    又因为她穿的衣服是红色的,所以白色的粉掉在身上还是很明显的,尤其是胸前的那一朵大花,上面已经有了一层薄薄的粉。
    司晴看着她时不时拍打着自己的衣裳,脸上的粉还时不时的掉落一些就觉得十分的搞笑。
    “念念,拿帕子擦擦吧。”
    薛念念笑着接过手帕,恭敬的道了声谢谢。
    看着她擦拭着身上的粉,司晴笑着打趣道“既然这么不方便,那么你为什么还要故意打扮成这个样子?”
    “啊?”
    薛念念抬头看向司晴,在和她对视的一瞬间整个人顿时就心虚了。
    但是这种情况之下她怎么可能就随随便便承认了呢?
    “皇后娘娘您误会了,臣女真的是不知啊!”
    “你这丫头啊,失足落了一次水整个人就像是便了一个人一样,无论是说话还是做事都和之前不一样了,就连这心意也变了。”
    司晴继续道“这要是以前,估计你现在就不是好好的在这里跟本宫坐着说话,而是缠着要和瀚儿一起骑马了。不过话又说回来,换做是你以前的那个性子估计不会愿意和本宫一起去寿佛寺。当日本宫提起的时候也没想到你这丫头能够答应,这确实让本宫挺意外的。”
    薛念念回应道“回皇后娘娘的话,臣女是因为在落水的时候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惧,觉得生命很是脆弱。臣女之前确实心悦太子殿下,可是太子殿下文武双全,相貌英俊,尊师重道,臣女自愧不如。”
    “你个才十六岁的小丫头就懂生命了?”
    “臣女的阅历自然是没有皇后娘娘的广了,只不过臣女认为人的一生只有一次,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应该在这有限的生命里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这些事情不需要太大,可以使生活中的一点小事,比如说多陪陪自己的父母把心里话说给他们听听,再比如说结识几个好友一起外出共赏这人间美景。”
    “嗯,不错。”司晴满意的笑了笑,“小小年纪能有这样的顿悟确实很好,你什么都想到了,但是却忘了最重要的一点。女人最终的归宿还是要嫁人,然后在家相夫教子,伺候公婆。你所说的那种快活逍遥的日子不是女人能够享受的了的,这一点怕是会让你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