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穿越成了反派女配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章 被薛王氏怀疑
    “这这是万万不可的事情啊!您二位怎么能够交还婚书呢?”
    齐公公急的直跳脚,他在接了皇后的命令之后就已经尽他最快的速度赶来了,却没成想到还是晚来了一步。
    皇后本就对于商元瀚偷拿婚书的事情十分的生气,这要是再知道他们二人已经互还了婚书,估计他回去之后要免不了受责罚了。
    “太子殿下,娘娘再三叮嘱老奴一定要拦下您,可您这动作怎么这么快的啊!”
    商元瀚看了薛念念一眼,并没有说些什么。
    这哪里是他快,明明就是这个女人在听到齐公公来了之后火速换了婚书。
    他又低头看了自己手中的婚书,不知道为什么拿到了心心念念的婚书之后他居然没有一点高兴的感觉,甚至还有一点小失落。
    薛念念则是一副没事人的样子站在一旁,她的目的已经完成了,接下来无论发生任何事情都与她无关。
    可是,这齐公公可是皇后身边的人啊,她肯定是不能这么轻易的就离开的。
    不过这正主之前不就是一个把谁都不放在眼里的人吗?只要她按照正主之前的做法来不就成了。
    “咳咳娘亲”
    薛念念故作身体虚弱的样子,一手扶着自己的额头,一手则是锤着自己的胸口。
    薛王氏见她这副样子慌忙赶到她的身旁扶住她,关心问道“念念,你这是怎么了?”
    “可能是病情又发作了吧,咳咳——”
    “这”薛王氏看了看商元瀚还有齐公公,然后说道“太子殿下,齐公公,念念前不久失足落水了,如今还未完全康复。今日可能是太过于辛劳身子扛不住了,还请二位先在前厅喝茶歇脚,我先把念念送回房中。”
    商元瀚上下打量着薛念念,他怎么觉得这女人病的这么的及时呢?
    还没有完全康复?那刚刚喷了他一脸之后还跑的那么快,就连他的侍卫都没有追上她,这能叫没有完全康复?
    这要是完全康复了估计都能飞檐走壁了吧。
    齐公公皱着一张脸说道“薛夫人,这恐怕薛小姐要跟老奴入宫一趟。”
    “齐公公为何这么说?”
    “老奴斗胆问一句,这婚书是薛小姐自愿交还的吗?”
    商元瀚脸色瞬间变黑了,“齐公公您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您是说本太子逼迫这薛念念交还的婚书吗?”
    “太子殿下您误会了,老奴不是这个意思。因为您与这薛小姐的婚事是陛下亲定的,就算您要退婚也要经过陛下的允许啊!更何况您您这婚书还是从皇后娘娘寝宫拿来的,娘娘现在还生您的气呢。”
    “胡说!”商元瀚一甩衣袖坐到一旁,气愤的说道“这婚事是两个人的事,本太子和薛念念是都同意退婚的那这婚就可以退。父皇政事繁多,本太子身为皇子自然要为父皇分忧解劳,这种小事本太子自己就能解决,何需劳烦父皇?”
    齐公公来到商元瀚身边,弓着腰安慰道“太子殿下您消消火,老奴也是为您着想。今日您要是真的与薛小姐把这婚退了,您在皇后娘娘那边该如何交代啊?就算您能交代,那老奴该怎么办啊?”
    薛念念身子半倚靠在薛王氏身上,一只手扶着自己的额头以此来遮挡住自己脸上的表情。
    她在观察着商元瀚和齐公公之间的交流,果然不愧是炮灰皇子啊,所说的每一个字都透露出他的无知。
    不过,这都和她薛念念没有任何关系。
    “额咳咳——”
    薛念念又来了一阵猛烈的咳嗽,这一次她还加上了一阵干呕的声音好让自己看起来更惨一些。
    “念念,你怎么了?”薛王氏紧张的问道。
    碧玉见状连忙将桌子上的水递给薛念念。
    在薛王氏的帮扶下,薛念念慢慢的喝了一点水。
    “娘亲,我身上好难受啊我咳咳咳呕”
    商元瀚一脸嫌弃的看了薛念念一眼,从椅子上站起来和她保持了一定的距离,生怕她会吐在自己的身上。
    “既然薛念念身子不好,那就让她这段时间好好的府中休息吧,少出来惹是生非。”
    他用袖子捂着自己的口鼻带着侍卫离开了。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
    齐公公喊了几下,可是商元瀚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齐公公,恕我薛府招待不周了。”
    薛王氏客套了一句,然后便差人好生的伺候齐公公,然后她便扶着薛念念回她的院子去了。
    齐公公被这两个人气的一口气堵在嗓子眼上不去也下不来,难受死了。
    出了前院,薛念念便不再装了。
    “娘亲,您可以让我自己走了。”
    “啊?可是你不是身体不舒服吗?”
    “不是,我刚才是在演戏,我要是不这么做的话估计就要跟那个齐公公进宫了。”
    薛王氏点点头,不管怎么样只要薛念念身体没事就好。
    “念念,你为什么不愿意进宫?”
    “太子偷婚书一事本就是他不对,可尽管皇后娘娘再生气也不会真的惩罚他。如果今日齐公公来的时候我们没有交还婚书还好,既然已经交还了婚书那就代表着是我们同太子一起犯错了。皇后娘娘不能随意惩罚太子,难道就不能惩罚我吗?”
    “可是,就算你今天过了皇后这一关,这万一等陛下回来了再说起此事怪罪薛家该怎么办?”
    “很简单啊,就说是太子逼的。外面的人谁不知道我喜欢太子喜欢到疯了又怎么可能会愿意退婚呢?到时候陛下或者皇后要是怪罪下来,我只要哭一场就可以了。”
    薛王氏若有所思的打量着薛念念,那眼神有些陌生的感觉。
    薛念念也被她这眼神看的有些不自在,问道“娘亲,您为何这么看着我?我刚才是哪里说错了话吗?”
    “不是。”
    薛王氏一边打量着她,一边说道“念念,你为何生了一场病之后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除了你的外貌之外,说话,做事什么都跟以前不一样,就连妆发都比以前淡了好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