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穿越成了反派女配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章 同意退婚
    看着薛王氏那严肃的表情,薛念念内心也涌上一股酸楚。
    她想家了。
    本来约好和妈妈在周一一起去吃火锅的,可是她却因为粗心大意不小心落水昏迷过去。
    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在现实世界是个什么情况,不知道妈妈在得知自己溺水后该会有多么的难过和伤心。
    眼下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该怎么回去,难道说要按照小说剧情去走,等到正主这个角色在薛家没落之后,然后在路上沾染瘟疫死去才能回去吗?
    之后的事情之后再说,眼下还是解决好商元瀚这件事吧。
    “薛夫人,早在本太子孩童时期曾与薛念念订下一婚期,许本太子在弱冠之年与薛念念成婚。可这薛念念身为未来的太子妃不仅不孝敬尊长,体贴姊妹,还一次次的无视在外惹事,侮辱皇威。”
    商元瀚轻蔑的看了一眼坐在右边的薛念念,然后说道“薛念念,你对于本太子说的话可有不满。”
    薛念念微微抬头淡淡的扫过他一眼,随后起身来到薛王氏身旁,说道“臣女并无不满。”
    “哼,本太子说的皆是事实,有些严重的本太子还没说。”商元瀚拿起婚书往前走了几步,说道“既然你不否认,那本太子就继续说了。”
    “本太子身为康元国未来的君主,太子妃必定要是贤良淑德,体贴入微,可就只是这简单的两点你薛念念都做不到,又怎能成为本太子的太子妃,成为未来的国母?”
    薛王氏低头说道“太子殿下,婚姻之事向来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您既与念念订下婚约就不能随意退婚。念念性子活泼,并无城府,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希望太子殿下能够多关心她一点。”
    “依薛夫人的意思,在街上随意侮辱无辜百姓,宴会之上欺辱自家姐妹,随意无视本太子的话这些都是她没有城府的表现?若真是如此,那本太子只能说薛夫人的想法可真是单纯呢。”
    “念念年纪尚小,若是多加教导必能改正,还请太子殿下能够给念念一次机会。”
    薛王氏说着说着又跪了下来。
    商元瀚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他今日来本无心争吵可这薛王氏未免也太纵容薛念念了些,动不动就跪还多次以年纪小为理由逼迫他。
    一次两次也就算了,这都多少次了,真当他商元瀚这太子的身份是摆设吗?
    “薛念念,你自己闯的祸都是让你母亲替你承担吗?你已过了十六生辰宴,还像个乳臭未干的娃娃一样一出事就躲在自家人身后吗?你知不知羞耻二字是怎么写的?”
    薛念念走到薛王氏身前,将她从地上扶起来。
    薛王氏疑惑的看向她,不解的问道“念念,你”
    “娘亲,我大了,是时候让我承担自己犯的错了。”
    将薛王氏扶起来之后,薛念念便抬头看向商元瀚,说道“太子殿下,你只管开口吧,无论是什么惩罚我都接受。娘亲也是心疼我才一力为我担责,太子殿下说的对,我是时候该好好的学会自己承担责任了。”
    薛王氏眼中顿时变的雾蒙蒙的一片,她满眼感动的看向薛念念,在心里感慨她的女儿长大了,变懂事了。
    而在商元瀚的眼里这只不过是薛念念又在眼的一出戏而已,不知道在心里盘算着些什么把戏。
    “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本太子就成全你。”
    商元瀚将手中的婚书递到薛念念面前,说道“这份是当年订下的婚书,本太子的这份已经从皇后那里请来了,你的那份是不是也要交出来了。”
    薛王氏顿时慌了,之前商元瀚确实多次有意要退婚但是每次要么是被皇后娘娘给打回去了,要么就是被朝廷大臣给劝住了。
    可谁想他今日居然将婚书从皇后那里带回来了,这是不是证明了皇后也有意退婚呢?
    如今薛舫带兵在外,父亲又随皇帝南下巡察,这京城能够说得动商元瀚的人根本没有几个啊。
    “太子殿下,退婚书之事事关重大,这不仅仅是您和念念之间的私事,还事关于朝廷,绝对不能随意决定啊!”
    “薛夫人说的什么玩笑话,婚事本就是两个人的事也就等同于私事,本太子怎么就不能管自己的私事了?”
    “当日订婚之时是陛下在朝堂之上当着文武百官的面亲自承诺,就算太子殿下要退婚也要等陛下南下归来再做决定吧。”
    “父皇南下需要三个月之久,如今只走了一个月,若等到父皇归来再退婚那本太子不就要继续和这个无礼无德的女人在纠缠两个月吗?”
    “太子殿下!”
    商元瀚直接打住了薛王氏的话,说道“薛夫人不必说了,今日本太子是铁了心的要退婚,无论是谁都不能拦住本太子。”
    “太子”
    “娘亲。”薛念念拦住了薛王氏接下要说的话,对她微笑示意把接下来的事情交给她。
    “你可以吗?”
    “放心好了。”
    薛念念转过身去恭敬的对商元瀚行了一礼,然后说道“太子殿下,刚才娘亲情绪有些激动,若用了不当的言辞惊扰了您还请您能够谅解。”
    对于薛念念这两次温和的态度,商元瀚着实有些不适应。
    他早就听说薛念念这次醒来之后性情大变,一开始他并没有当回事,可是现在看来确实变化很大。
    莫不是被水这么一淹脑袋坏了?
    又或者是这是她故意和薛王氏联手的表演的苦肉计?
    “无妨,本太子可不像你那么得理不饶人。”
    “如此便好,臣女有一疑惑想请问太子殿下。”
    “你说。”
    “太子殿下这么着急与臣女退婚,莫不是心有所属,爱慕其他女子了?”
    商元瀚背着手一脸傲娇样,“这与你无关。”
    “哦,臣女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商元瀚上下打量了她一番问道。
    “不是什么大事,太子殿下大可不必理会。”
    薛念念淡然一笑,随后开口说出了让众人都震惊的一句话。
    “既然太子殿下已经心有所属,那臣女便也成人之美一次,代替我薛家同意和太子殿下退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