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穿越成了反派女配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章 眼前的黑暗不是永远的黑暗
    看着商元瀚那张俊脸被茶叶还有茶水扑了个满,薛念念心中没有半分羞愧居然觉得有些好笑。
    不得不说,这商元瀚长得确实是不错的,即使脸上满是茶叶茶水,可是仍然能够看得出来他的帅气。他长的不像商景恒那样有阳刚之气,恰恰是这种阴柔的美再加上薛念念这么一喷,更添了一丝的诱惑。
    “额那个”
    “薛念念!”
    “哦我的妈,快跑!”薛念念直接甩开了商元瀚的手,尽自己最快的速度离开了现场。
    商元瀚自然是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放过她的,大声的对侍卫喊道“把这个无视皇威的人给我抓起来!”
    “是!”
    众侍卫齐声大喊到,那气势着实是把薛念念给吓了一大跳。
    叶羽随即立马递给商元瀚一块手帕,他强忍住心中的反胃将脸上擦干净,看着在院子中七上八窜的薛念念,火气又瞬间涌了上来。
    “你们一个二个干什么吃的,连个女人都抓不住吗?”
    侍卫相互对视着,觉得他们是时候可以动真格了,一个个将手中的刀剑放下,眼睛死死的盯着薛念念。
    他们的那个眼神就像是饿了许久的秃鹫一样,在又干又热的沙漠地带见到了唯一的活物。
    商元瀚恨薛念念那是真的,他刚才下的命令也是真的。
    薛念念意识到自己确实把商元瀚给惹到了,虽然他只是一个炮灰但是最起码现在他还是康元国的太子,而她只不过是一将军之女罢了。
    为了自己能够撑到最后,豁出去算了。
    薛念念一个虚晃将那些侍卫的注意力给带了过去,趁机越过他们直直的朝商元瀚奔来。
    商元瀚身边现在除了叶羽之外没有什么人了,他在见到薛念念面部十分狰狞的样子着朝自己跑过来以为她是来找自己麻烦,连忙拉着叶羽挡在自己的身前。
    叶羽自然是知道薛念念的本性的,他也怕这个嚣张跋扈的将军府之女,可是为了保护自家主子他也只能拼了。
    他拔出腰间的剑,努力的让自己保持冷静,喊道“薛小姐,您要是再过来,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薛念念见一把剑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连忙刹住了脚上的步伐,而因为刚才跑的太快她脚下一软整个人直接跪在了地上,又因为惯性的原因滑了一段,最后正正的跪在了商元瀚面前。
    等身子停下的时候,薛念念自己都楞了。
    明明她刚刚还在跑着的啊,怎么一转眼就跪了呢?
    那些个侍卫在后面持续着追着薛念念,在看到她跪在地上的时候也是傻了眼。
    他们相互对视着,不知道还要不要继续追下去了。
    商元瀚在见到薛念念跪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也有些震惊,可是他刚才的动作确实有失皇家的脸面。
    堂堂康元国太子竟被一女子吓的躲在了贴身护卫身后,这要是被传出去怕是要被全京城的人耻笑半个月。
    他轻咳一声,然后若无其事的走到叶羽的前面。
    “薛念念,你又是在耍什么花招?你别以为你跪在本太子面前,本太子就不跟你算账了。”
    “我没有。”
    薛念念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该怎么让这个自以为是的人知道自己是因为脚滑而跪下的呢?
    她纠结半天,然后把希望放在薛王氏的身上。
    薛王氏是十分宠爱薛念念的自然不会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她受别人的欺负。
    想到这里,薛念念下了一个狠心准备使用终极绝招。
    撇嘴,挤眉,掐腿,抬头。
    这一动作完成的十分的连贯,薛王氏在看到她这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顿时就心疼极了。
    “太子殿下!”
    薛王氏随着薛念念跪在了地上,说道“太子殿下,念念已经深刻的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还请太子殿下能看在将军为国忠心耿耿,多次立功的份上饶了她这一次吧。”
    “你”
    “从今日起我一定好好的教导念念,绝对不会让她再犯错了,还请太子殿下给她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吧。”
    “薛夫人,您这是在逼本太子吗?”
    薛王氏行跪拜礼俯身趴在地上,“臣妇不敢。”
    商元瀚纵使是太子可是他也知道不能让长辈对自己行这么大的礼,虽然他的内心十分的不情愿,但是也只能暂时忍着了。
    “薛夫人请起吧。”商元瀚语气中带有不甘的说道“本太子不会再惩罚她。”
    “谢太子殿下。”
    薛王氏起来之后连忙叫下人扶起薛念念。
    “念念,你没事吧?”
    “没事的。”
    “薛夫人刚刚不还说会好好的教导她的吗?现在就心疼了?”
    商元瀚板着一张脸说完这些,然后又重新回到座位上坐着去了,被薛念念这么一捣乱他差点忘了他今天来到这里的目的。
    “叶羽,把婚书拿出来。”
    薛王氏带着薛念念来到了厅中,安顿好她坐下之后,只身站在厅堂中央等待着商元瀚接下来要说的话。
    不得不说,薛王氏待正主是真的好,无论正主惹出多大的事端她都会在第一时间挺身而出帮着正主摆脱困境。
    后来薛家没落了,太傅家为了自保只好和她断了联系,在无人帮助的情况下这位从小养尊处优的太傅嫡女只身撑起整个薛家,让正主仍然可以随意的逍遥挥霍。
    而后,正主沾染瘟疫死了,她仍然坚持把正主的尸骨带回老家安葬,在一切的事情都办妥了之后她便吊死在正主的墓前。
    薛王氏自从嫁给正主的父亲薛舫之后,从来不曾想过依靠他,也没有想过去依靠娘家的势力。她也不曾觉得自己只生得一女有什么丢人的,只把自己余生的精力都放在了正主的身上。
    只想让自己的孩子快快乐乐的长大,不想让她受女规的约束。
    于是,薛王氏从小便教导正主遇到自己喜欢的人一定要大胆的去追求,要不然错过了那就是后悔终生的事情。
    所以正主才一直追着商元瀚不放,并非是她任性,而是她所受的教育就是如此。
    那些认为她的所有做法都有违女规的人,他们都是一群走在一条宽阔大道上的人,看到有人走在旁边的小路就嘲笑她。
    正主在被人嘲笑的时候也有想过回到那条大道上,但是一次次的都被薛王氏送回了小路上。
    她是看的最通透的人,她知道这条大道上的光明是暂时的,在不远处的地方是无尽的黑暗,而黑暗将会把这些人一个个的吞噬。
    正主走的那条小路虽然黑暗,不过也是暂时的,只要她继续走等待她的将是一处自由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