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穿越成了反派女配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天女散水
    上天就像是在故意和薛念念作对一样,她还没有怎么伤感一会,薛王氏身边的人就过来让她到前院去。
    薛念念一边走一边在回想着原小说中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小说中是说在薛雪莲落水之后,商元瀚大怒直接带着婚贴来到将军府说要退婚,但是后来被皇后身边的总管给拦下了。
    为了安抚薛家,皇后在第二日宣正主进宫赐了不少的好东西,还准备带她去寿佛寺去礼拜,但是正主因为不想走那么远的路就给拒绝了。正主原本是想让薛雪莲受罪就在皇后面前夸赞了她一番,之后皇后就带着她去寿佛寺去礼拜,因为懂事有利,做事谦虚,还能吃苦,不仅什么都没有损失还受到了皇后的赞赏。
    刚刚迈进来到前院的门,薛念念就感受到了低压的氛围。
    周围这一圈与院子里格格不入的人应该都是保护商元瀚的吧。
    呵,知道的他是来将军府退婚,不知道的还因为他是来征兵打仗去呢。
    这阵势哪里是退婚,都快赶上抄家了。
    前厅中。
    薛王氏坐在左侧的首位椅子上,面上皆是不安,她使唤着下人给商元瀚送茶都被拒绝了,现在他喝的茶是他自己从太子府里带的。
    商元瀚身穿一身金色蟒袍,头戴金钗,腰着和玉佩,坐在前厅中位之处,身侧是他的贴身侍卫叶羽。
    “大小姐到!”
    厅内众人在听闻是薛念念来了之后纷纷抬起头来,只是他们看向她的心情完全是不一样的。
    薛王氏则是担忧一会薛念念别在知道商元瀚要退婚之后伤心,商元瀚在听到她的名字之则是感到很烦躁不明白自己怎么就和这样的女人订了婚,其他的下人则是用着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等着看她一会是怎么出丑的。
    “娘。”薛念念先是对薛王氏行了个礼,完全无视了坐在中心位置上的商元瀚。
    “念念,快对太子殿下行礼。”
    原本商元瀚以为薛念念来了之后又会像之前那样直接扑过来,他早就和叶羽使了一个眼色让他一会好把薛念念给弄走。
    但是没想到,今日的薛念念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进门之后没有看他一眼,直接越过了他和薛王氏行礼。
    而后,薛念念在薛王氏的提醒下对商元瀚行了个礼之后便十分乖巧的坐在了薛王氏右侧的位置上。
    她的这一举动确实让众人都大吃一惊,下人们都在想莫非这薛念念落水之后性情大变不喜太子殿下了?
    薛王氏看了薛念念一眼,然后恭敬的笑着对商元瀚说道“太子殿下,多劳您费心特意来看望念念,如今念念大病初愈,太医也说了只是受了惊吓并无大碍,太子殿下您可以放心了。”
    “谁说本太子今日来是看望她的?”
    “额,那您今日来所为何事呢?”
    商元瀚重重的将手中的茶盏摔在桌子上,“薛念念在十日前她的庆生宴上,居然当着满厅人的面想要将莲儿推下水,若不是老天有眼让她脚滑失足落水,那当时落水的便是莲儿了。京城谁人不知她薛念念善妒,在府中欺压莲儿的事情不光京城人知道,就连母后大人都知晓此事,可见她的行为是有多么的恶劣。”
    “这念念如今才十五岁,年纪小还贪玩。只怪我平时没能好好的教导她,才让她惹了那么大的祸事。太子殿下放心,从今日起我一定好好的教导她,明日我便把她送到学院让她好好听书学字,绝对不会让她再做错事了。”
    “她只比莲儿大了一岁,可是在她落水时是莲儿奋不顾身去救她。亏她还是将军府嫡女,醒来也有十日之久了吧,可是本太子怎么就没有听说她去看望一下莲儿呢?如果不是莲儿,她能这么快的醒来吗?”
    薛王氏从椅子上起身,弓着身子向前走了几步。
    “太子殿下教导的是,我一会就让人备厚礼给莲儿送过去。”
    “倒是不必,只要薛夫人之后能够好好的看住薛念念不让她再去找事就好。”
    “是,今日我一定好好的看管她。”
    他们在交谈的时候,薛念念非常安静的坐在她的位置上喝着茶,仿佛他们正在讨论的事情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一样。
    不过,确实好像和她没什么关系。
    商元瀚也注意到了薛念念那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顿时恼了起来。
    “薛念念,刚才本太子说了那么多你可有听进去一个字?”
    突然被cue到的薛念念着实是吓了一跳,她刚刚在喝茶发现自己老是会把茶叶给喝进去,而商元瀚的那一下把她吓的一口气吸进去不少茶叶。
    “咳咳咳咳”
    薛王氏连忙走到她的身边帮着她拍打着身子。
    “怎么了?是喝茶呛到了吗?”
    薛念念痛苦的摇摇头,因为那一坨被她喝进去的茶叶正卡在她的嗓子眼。
    她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喝了一大口茶准备漱漱嗓子把茶叶给带出来。
    而商元瀚因为她没有回答自己的话而恼火,大步的走到她的面前,问道“薛念念,你现在好大的胆子,连本太子都不放在眼里了吗?”
    “薛念念,本太子在和你说话,你为何不直视本太子?难道将军府就是这样教导你的吗?连最基本的礼仪都不教给你。”
    薛念念一直在漱着口实在是没有办法回答他的话,她仰着头努力的控制自己不吐出来,伸着手让商元瀚不要过来烦自己。
    “薛夫人,这就是你教导的好女儿?”
    “太子殿下,念念兴许是喝茶之时不小心呛到了,还请太子殿下见谅。”
    薛王氏用一句话就堵住了商元瀚让他不好说什么,之后便帮着薛念念拍着后背好让她舒服一点。
    在薛念念不懈的努力之下,她终于把卡在嗓子眼的茶叶给弄掉了,可这厅堂之上哪会有什么痰盂,可她又不愿意咽进去,只能到外面找一处地方给吐了。
    商元瀚以为她想要逃跑就直接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可是因为用的力气过大,薛念念身子猛的转向了他,然后就
    噗——
    给他来了个天女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