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龙族序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三章 吞噬一切的主
    “你……能说话?!”苏离震惊了。
    巨龙缓缓昂起头,竖起的金色瞳孔带着一丝柔和,鼻息间喷出一股白色的热气,嘴巴却没有张开。
    “某种意义上讲,我们是在用意识对话。”
    “你现在不要说话,认真听我说。”
    那威严的声音带着些许虚弱,看着苏离说道
    “我已经死了,我将我的权柄赋予你。”
    “从今天开始,你是掌管秩序的神。”
    “你可以吞噬一切事物,并获取他们的能力。”
    “你享有‘饕餮’的一切权柄,不会因‘吃’而死去。”
    ……
    掌管秩序的神。
    吞噬一切的主。
    享有饕餮的权柄。
    不会因吃而死去!
    这四句话在苏离的脑袋里剧烈的激荡,仿佛蕴含着恐怖的天地伟力,让苏离身体的整个结构都在发生着常人看不见的异变。
    一切来的太过突然,如果不是处在内视空间之中,冥想里的苏离都忍不住认为这是一场不真实的梦。
    说完这一番话之后,巨龙的气息显然微弱了许多。
    他高昂的头颅缓缓下沉,硕大的眼睛很快要闭合,不过那意念的声音仍然传来。
    “去恢复我往日的荣光,努力提升自己的能力吧。”
    “或许有一天,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声音越来越小,苏离急忙问道“你又要陷入沉睡了吗?我该怎么做?这实力怎么提升啊!”
    “我还有好多问题要问你啊!”
    “回家,我还能回得去吗?”
    几乎在他问出这些问题的瞬间,他的大脑爆炸般的多出了许多信息。
    龙族序列——传承。
    吞噬你将通过吞噬,获得任何事物的任何能力,获得能力的高低,由境界决定。
    当位阶足够高,吞噬低位阶的生物,有较大概率获得其能力。
    反之,低位阶吞噬高位阶,仍有较低概率获得能力。
    苏离一边感悟,一边自我分析道“也就是说,我并不是百分之百能够获得别人的非凡能力的。能否获得非凡能力,还要看我吃的够不够多。”
    “另外,假如我现在只有序列十,想要获得序列九甚至是更高级别的非凡能力,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提升自身序列才是关键?”
    一边思索,苏离已经往下看去。
    龙族序列——权柄。
    你是掌管秩序的神,任何术法究其本源,不过是道和秩序。
    只要达成施法的条件,理论上,你将能使用一切术法。
    “……也就是说,我学会了,不一定用的出来,就好比我自身的灵性有100点,但是我学会了一个需要耗费800点灵性才能施展的非凡能力,那么我虽然理论上会了这个能力,但是我却永远都用不出来?!”苏离瞪大了眼睛,忍不住吐槽说道。
    这所谓权柄,看起来厉害,实际上就是空头支票啊,没实力还是白搭。
    尽管心中这样想,苏离的脸上还是掩饰不住的兴奋。
    本来以为,他的天赋序列只是序列十的冰语者。
    结果没想到,居然是拿到的是,神的权柄?!
    牛大发了呀!
    继续向下感悟,苏离忍不住更加震撼。
    你是吞噬一切的主,你能够汲取能量,强大你的自身,尽管作为人类,你的吸收率大打折扣,但是只要足够耐心,吃的足够多,迟早有一天,你将恢复神的权柄。
    苏离的呼吸粗重了,这个传承序列,似乎有些邪恶。
    “吃的越多,灵力增长的越快,这不是鼓励我什么都吃吗?”
    不愧是上古凶兽,饕餮。
    龙族序列的传承果然恐怖。
    别人的成长,要么,通过服用魔药,消化魔药,一步一个脚印,不断的向上晋升。
    要么,通过修炼,冥想,积累自身的灵性。
    这饕餮的序列,无论是获取非凡能力,还是灵力增长,全都靠吞噬。
    “……不愧是来自我家乡的传承,这简直舌尖儿上的序列啊。”似乎是受到了一句‘同乡人’的刺激,苏离的吐槽一弹接着一弹。
    随着冥想的时间越来越长,苏离一颗火热的心,渐渐平息下来了一些。
    首先,他能够确认,来到这里果然和龙尸有关。
    其次,就是权柄问题。
    按照饕餮的说法,他现在继承了神的权柄,尽管只能发挥出序列十的能力,只是一名入门非凡者。
    但是,凭借‘吞噬’这个特性,提升自身的实力只是时间问题。
    而逃出矿脉,摆脱掉奴隶的身份,甚至可以替身体的原主人‘查尔金’复仇,也都可以列上议程。
    “不会因吃而死去。”苏离摸着下巴,眸子中隐隐有光在闪烁。
    也就是说,这赋予我一个极为强大的胃?
    到底强到什么程度?
    吃金属也没事儿?
    毒药呢?也行?
    一边琢磨,苏离渐渐想到了上面对能力和权柄的描述。
    “回头还得一点点的尝试,估计也是位阶越高,能够吃的东西就越多。”
    ……
    在冥想中琢磨了一个晚上,转眼到了第二天的天亮。
    随着蒸汽列车的汽笛声响起,苏离缓缓睁开眼睛,此时,牢房之中,奴隶们都已经醒了,等待着劳动号送来清水和早饭。
    苏离张开眼,环顾周围,他发现车厢里的奴隶们都已经醒了,正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窃窃私语对着他指指点点。
    不等苏离诧异的开口询问,门外,劳动号的声音已经响起。
    “清水,黑面包。”
    推车的,是一个身穿亚麻囚服的小个子地精,他长得不胖,长长的绿色耳朵,两个大大的眼睛叽里咕噜地在眼眶里转着,一副很机灵的样子,跟在他身后的,是一名狱警,为的是监察奴隶们是否有抢夺粮食的情况发生。
    头戴小帽的他路过牢房门口,敲了敲栅栏门儿道“四号房,取一下你们的食物。”
    苏离闻言,下意识站起来。
    平时这种端茶递水的粗活,都是查尔金来干的,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因为匹鲁格泰的欺压,他的境况越发不好,食物和清水全都减半,这导致了他的身体愈发变差。
    然而,就在苏离站起身的时候,一个强壮沃尔夫族狼人踢了一脚身边的道格族狗头人说道“布鲁,快去把东西端过来。”
    他说着,朝苏离露出一个示好般的笑容,看起来别扭极了……